您现在的位置:青海省公安厅>> 新闻中心>> 警务要闻

缅怀公安英烈 凝聚新时代奋进力量丨接过父亲的责任,搏击我的战场

作者: 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年04月04日

2018 年春节刚过,我突然接到青海公安的邀约,要求作为烈士的后代写一篇关于我父亲魏树忠(时任青海省格尔木铁路公安处巡线大队教导员)的故事。看到通知的一瞬间我的眼睛充满了泪水,作为儿子我一刻也不曾忘记父亲,可我没想到的是党和组织也没有忘记一个已经逝去十几年的公安战士。  

2005 1231日,这个让我刻骨铭心的日子,我的父亲魏树忠像往常一样早早地去上班了,听我的母亲后来讲,9点左右他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说:有紧急任务,要上唐古拉山巡线,顺利的话争取晚上回来,一家人去外面吃顿饭,因为第二天是2006年元旦。没想到,这个电话却成了他与母亲最后的诀别。由于当天山上大雪,父亲乘坐的警车发生了碰撞。下午6点多等我和母亲接到通知赶到医院时,看见父亲只是微微地动了动嘴,只有41岁的父亲带着未了的心愿和对妻儿的牵挂、对战友们的眷恋永远地闭上了眼睛。顷刻间我的家、我的母亲、我的世界崩塌了。当时我17岁,正在上高三,还有六个月就要高考了,这突然的打击令我不知所措,悲痛、无助、茫然。在这种情绪中我参加了高考,报志愿的时候母亲毫不犹豫地让我报了警校,从此我接过了父亲的责任。2012年,我如愿以偿地穿上了警服,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去年清明节,我第一次穿着警服站在父亲墓碑前,看着照片上父亲英俊的脸庞,再回首,想起他工作、生活的点点滴滴,对他的一言一行有了全新的认识。  

父亲从参加工作到殉职从警二十余年,最初他是做刑侦技术,记得有一年除夕之夜,父亲接到公安处打来电话要连夜赶往七百公里外的天峻案发现场。那时我还小,吵着闹着不让爸爸出门,让他陪我放炮,我的不依不饶,让平时好脾气的父亲火了,他第一次生硬地将我往母亲怀里一推说:“烦死了,人家都在等着我呢,”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为此我哭了很久。大年初二晚上,父亲回来了,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本来就不白的脸好像更黑了,换了衣服,走过来对我说:“儿子,今天才是新年呢,我带你放炮去”。父亲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无论他工作有多忙多累,在家里,只要有时间他总会忙里忙外,帮母亲做家务,陪我写作业,陪我一起玩。现在我也是警察了,也成了家,为人夫,深刻体会了父亲能较好地平衡工作、生活冲突是多么的不容易,看起来是不经意的小事,却体现出一个警察的职业操守和责任感。他就是这样二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不计个人得失,出色地完成工作任务。  

父亲对待工作很严谨,是一个精益求精的人。他常说,刑侦技术工作要求勘察现场要像“绣花”一样仔细。一次他带着刚刚入行的警官小温出现场,由于年轻人怕脏,只是草草拍了几张照片,看到这种情况,父亲什么也没说,戴上手套仔细将盗窃现场一点一点做技术取样,寻找证据,正是他的一丝不苟,为日后案件的侦破提供了有力依据。回忆起这件往事,现在已是老温的叔叔感慨地说,是你的父亲教会了我怎样对待工作。  

父亲是个待人热情宽厚的人,平日里他总是嘱咐母亲多做两个菜,让家在外地的单身同事来吃饭,让他们感受家的温暖,安心工作。谁家有了什么事情他也是忙前跑后,同事的父亲突发疾病他就代替出差在外的同事联系医院,守候看望。这也是他在同事心中至今留下好口碑的原因吧。  

陌上草绿又一春,每逢清明思亲人。转眼间,我的父亲魏树忠长眠在格尔木烈士陵园中已经整整十三年了。父亲的牺牲,是我和母亲心中最深的痛。父亲是一个平凡的人,一个敬业的铁警,他虽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但他身上闪烁着人性之光、理想之光,他的言行、人格成为我心中不可泯灭的丰碑!父亲虽然离我们而去,但他并不孤单,他的战友和我与母亲一样每年都会去烈士陵园扫墓、守望。  

站在他的墓前,感到父亲音容犹在,我自信而坚定地告诉他,我会像他一样做一个好警察。十三年,国家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习近平总书记已带领我们昂首阔步迈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雪域高原天空依旧湛蓝,您曾守卫的天路承载着各族人民的美好心愿奔向小康。就在我接到约稿项的时候,接上级通知,近期我将被派往青海化隆担任驻村工作队员。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说,扶贫脱困已到了攻坚阶段,作为警察,为人民服务是我的天职,我暗下决心搏击新的岗位、新的战场。亲爱的父亲,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做让你骄傲的儿子,向党和组织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字体: